马思纯在读小说:时就非常想演这个角色

  • 时间:

【加多宝赔偿中粮】

馬思純:其實我經常會回看自己的作品,就著這些成品來挑刺。現在的成片會讓我覺得當然可以更好,有一些細節的處理能精益求精,但現在還是很滿意的。

整個電影拍攝70多天,輾轉北京、天津、臺北、洛杉磯等多地,還在工體復刻了當年齊秦“狂飆”演唱會的場景,那個年代的臺詞一齣,在場的觀眾笑得合不攏嘴,但馬思純說,念這些臺詞時內心沒有太大的波瀾:“那是雪漫姐寫的,對1991年時候的事我沒有太深刻的印象。《大約在冬季》對於很多人來說本來就是種情懷,它描述的愛情是會觸碰你心靈的,會讓你疼、讓你甜,會回憶起一些事,嚮往未來。”在臺詞中也不乏帶著蔣雯麗的梗,導演王維明解釋說:“這並不是刻意加的臺詞,對每一個句子我們都有考究,在那個年代,蔣雯麗已經是很紅的明星了,包括王祖賢也確實正和齊秦在交往,想讓觀眾看電影時能自然而然地回到90年代。”

【特寫】電影是關於一個女性幾十年的成長,如何展現性格與心境的變化,賦予角色豐滿的生命感,對演員有高要求:“她每個階段的心態都不一樣,這次差不多用了一個月的時間我才出戲,整個過程還是比較艱難。”馬思純提到,自己最要感謝的是攝影師李屏賓,作為攝影界大師,自己以前就是李屏賓的忠實影迷,第一次合作就成為了好朋友:“他能夠跳出他的職業說一些保護我的話,例如他說要保護好自己,因為會覺得我太過於投入,以至於自我的部分已經開始消退。他會很心疼我,所以我很感激,很愛他。”

新京報:拍戲的時候會去想自己以往的感情經歷嗎?

年齡跨度最大的一次表演《大約在冬季》的劇本創作過程跟其他的電影比不一樣。饒雪漫先寫出電影的故事大綱,隨後以大綱為藍本創作了小說《大約在冬季》並於去年7月27日發行,最後她再根據小說的故事重新創作了劇本。饒雪漫說,這樣的流程彌補了小說中的疏漏,增加了很多情節。而在選角上,第一個定下來的就是馬思純飾演安然。

馬思純:其實非常輕鬆,情感戲對我來說好像不是一個特別大的問題,因為雪漫的文字特別能戳到我心裡,她寫的東西很容易就讓我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可能我倆會有一些靈魂上的契合,這是不需要言語的。

新京報:戲外,作為公眾人物談戀愛應該更難,也會被人討論,你會覺得苦惱嗎?

【特寫】馬思純說《大約在冬季》是她拍戲以來,所演角色年齡跨度最大的一次,從19歲演到50歲,像走過了一個人的一生。兩個月的時間里,安然所有的喜怒哀樂時刻陪著馬思純,她覺得自己就是小安本人,馬思純笑著說,自己在這個角色上用了一種催眠式的方法,放鬆狀態,沉浸其中,在片場時相信霍建華就是齊嘯,一切人物和事情似乎都是真的:“演員要有想象力和信念感,你要相信自己就是這個角色,就是愛那個人,齊秦就是你的偶像,這些劇情不用特別地去感受、去體驗,只要在這種情緒里,就可以去演這個角色。”

馬思純20世紀80年代末,齊秦的一首《大約在冬季》唱出對當時女友王祖賢的情意與思念,今年冬天,饒雪漫小說《大約在冬季》的同名電影於11月15日上映,講述安然和在洛杉磯成長的少女小念兩代人的故事。票房分析師羅天文認為:“馬思純和霍建華雖然不是頂級流量,但無論是原歌曲、原著小說和作者、包括齊秦都有一定的粉絲基礎,《大約在冬季》也講述了一段動人的愛情故事,如果口碑較好的話很有可能成為單片的票房周末冠軍。”新京報記者獨家專訪飾演女主角安然的馬思純,由她講述拍攝的體會及對安然這個角色的理解。

現實的愛情比戲里更殘酷新京報:角色的年齡跨度很大,需要很強烈的情緒支撐,現場是怎樣讓自己入戲的?

李屏賓囑咐我守住“自我”《大約在冬季》通過復刻1991年到2019年的場景,通過安然的成長經歷,展現了一段真實而動人的愛情。創作之時,饒雪漫告訴新京報記者,希望每一個觀眾都能看到曾經的自己,在時間中獲得屬於自己的答案。

馬思純:我倒沒有那麼在意。我覺得談戀愛是一件非常讓人幸福的事情,沒有必要藏著掖著,如果真的談戀愛,我一定會向大家公佈。

馬思純在讀小說時就非常想演這個角色。電影里的安然是一名北師大學生,畢業後在報社找到了一個安穩的職位,工作幾年,覺得枯燥無味,辭職轉型秒變成最火的女主持。馬思純覺得安然是個很上進的人,她在學生時代就告訴齊嘯(霍建華飾演的男主):“總有一天我要讓北京大聲喊出我的名字”,之後經歷了與所愛分分合合,年紀大了之後變得淡然、穩重。馬思純直言,其實自己和安然“既像也不像”:“我們相似的是學生時期的那種活潑、青澀,包括對愛情的主動;不相似的地方大概是後來,片尾安然已經到50歲了,看開了,也體會到了,我還沒有到那個時候,所以我也不知道未來會是什麼樣(笑)。”

馬思純:不會,也不需要想太多,因為齊嘯和安然的感情已經足夠刺激到我了,我覺得他們持有的是一個挺正常的愛情觀,如果電影中的愛情和現實來比的話,現實更加殘酷。

馬思純:(番外篇)倒是沒有,如果能回到片場,我自己的部分也沒有特別想改變的了。結局我一點都不想改變,本來所有的事情就是有點遺憾才會讓大家記得住,沒有什麼東西是特別圓滿的。

新京報:有沒有約好再拍一個番外篇?如果有,會想改變結局嗎?

新京報:你看過成片了嗎?感覺自己的表演和最開始的預期有差別嗎?

赵丽颖工作室发文韩国宰5万头猪比利时4-1俄罗斯摩托罗拉发布手机赵丽颖工作室发文豫章书院教官涉案北京提前一天供暖云南腾冲非洲猪瘟国足1-2叙利亚黄蜂绝杀尼克斯天气预报冷到发紫叙利亚成国足梦魇松本零士疑中风韩国宰5万头猪垃圾分类新标准林志玲婚礼行头上海马拉松开跑快船大胜老鹰马伊琍传家毛衣威尼斯最严重水灾叙利亚成国足梦魇北京提前一天供暖PCL四连鸡阳春桥面下沉一年獐子岛扇贝又死了台风海贝思致92死selina前夫新恋情北京提前一天供暖中国转战泰国买房李菁菁宣布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