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利华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推广中国作品

  • 时间:

【澳洲大火考拉死亡】

“音樂超越國界,不需要文字,人們的喜怒哀樂在音樂中是共通的。如果我們拿出真正有水平的作品,外國觀眾都非常信服”,談起這些達到了國際水準的作品,譚利華很自豪。多年來,譚利華一直在不遺餘力地推廣中國作品。本場音樂會的四首曲目,除了《二黃》,其他三首都是他執掌北京交響樂團期間參與委約的。

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中國愛樂樂團發起了系列演出,中國指揮家與國外知名樂團合作奏響中國作品,比如張國勇與聖彼得堡的馬林斯基交響樂團演奏了《絲綢之路》幻想組曲,許忠與倫敦的英國皇家愛樂樂團演奏了《黃河協奏曲》,圖盧茲是這一系列演出的收官地。

“我們‘走出去’,到底應該給誰看?”譚利華一直反對打著出國巡演的名義自娛自樂,如果局限在華人觀眾的小圈子裡,“走出去”的意義何在?

很多人知曉這個城市,是因為空客公司的大本營坐落於此,圖盧茲國家管弦樂團則是另一張名片。在法國當地,這支樂團的口碑常與巴黎管弦樂團不相上下,尤其以演奏法國作品聞名。“這樣的樂團,一定要演有分量的作品”,9月份接到演出任務後,譚利華就決定,音樂會的曲目既要有強烈的中國特色,又要有技術難度,不能“浪費”樂團的實力和當地觀眾深厚的古典樂積累。

“他們非常非常認真,也特別謙虛。”從樂手的態度中,譚利華感受到,世界看待中國文化的視角由早年間的“獵奇”心態變得越來越平等和尊重,“第一次排練後,他們就流露出了對這些作品的喜愛。”樂團曾與陳其鋼合作,相對熟悉他的曲譜,郭文景、張千一、周龍的作品雖然風格迥異,但都各具魅力。

譚利華同時被樂團的職業精神深深打動,“這是值得我們的樂團學習的。”他註意到這樣一個現象,國內部分樂團在演奏西方大部頭經典時非常仔細,但演奏中國作曲家自己的作品往往不上心,“我們不是寫得不好聽,一些好的作品可能就在二度創作中被扼殺了,沒有經過足夠的打磨,成為留下來的精品。”想要繼續推廣中國自己的交響樂作品,不只作曲家要努力創作,樂團也必須投入更多感情和精力。

漫步城中,書店的玻璃窗、街角建築的張貼欄上,指揮家譚利華、鋼琴家李堅的照片與圖盧茲國家管弦樂團併列出現,200張海報遍佈城市的各個角落,觀眾都在期待這場音樂會要帶來怎樣的中國故事。

中國作品怎樣“走出去”在與樂團兩天的排練中,譚利華感受極深的是,中國文化越來越被國外藝術家認同和尊重了。

樂手們聽得認真,排練也格外仔細。每天5個小時的排練結束後,他們還主動要求加練。圖盧茲國家管弦樂團總經理多次告訴譚利華,演出消息傳回團里時,大家既興奮又緊張,總是擔心拉不出作品里純正的“中國味道”。

10月26日深夜,法國圖盧茲穀物廣場音樂廳里,2000名觀眾起立鼓掌,意猶未盡。近四分鐘的謝幕里,著名指揮家譚利華三次登臺致意。這場由他執棒法國圖盧茲國家管弦樂團上演的名為“中國之夜”的音樂會大獲成功,不僅全球最大的古典音樂在線直播平臺Medici.tv對演出進行了全程同步直播,權威音樂網站“圖盧茲古典”也盛贊這是一個“震撼迷人”的夜晚。郭文景、張千一、陳其鋼、周龍四位作曲家各有千秋,都是中國作曲界的領軍人物。譚利華從他們的作品中各自遴選一部,盡展當代中國交響樂的圖景。在譚利華“激情而又不失嚴謹”的指揮下,樂團的演奏細膩精準,中國旋律被法國觀眾聽進了心坎里。當演出成功的激動散去,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再次顯現:我們的文化,到底應該怎樣“走出去”?

郭文景的《蓮花》、張千一的《雲南隨想》、陳其鋼的《二黃》、周龍的《京華風韻》,每一部都獨具特色:《蓮花》為2012年倫敦奧運會而作,融匯著東方文化“和”的境界,作曲技法也非常高超;《雲南隨想》運用了白族和藏族的音樂元素,通俗動聽;陳其鋼的《二黃》化用了戲曲中廣為人熟知的板式“二黃”,耐人尋味;首摘普利策大獎的作曲家周龍是鼓樓下長大的老北京,《京華風韻》用音樂勾勒了他記憶中的故鄉。

把這些作品推向國際主流平臺,既是一次考驗,也是建立在音樂這種跨國界的“語言”基礎上的平等交流,“我們還有很多作曲家的作品應該‘走出去’。”一場成功的音樂會不是終點,作為我國代表性的指揮家,譚利華深感責任重大,“文化自信是靠我們自己贏得的,不是強求來的。” (高倩)

過去這些年裡,譚利華常常指揮國外樂團。與藝術家們溝通時,譚利華一般都用英語,但這一次,他專門請了一名法語翻譯到排練現場,希望能用地道的法語讓樂手們更清楚地瞭解中國的文化。當大家不解《蓮花》中的小提琴為什麼要一個接一個地響起時,譚利華說,那是在模仿蓮花花瓣上滴滴水珠滾落的樣子;《京華風韻》分為“鐘鼓風”、“廟會風”、“京韻風”、“急急風”四個樂章,譚利華把音樂中描繪的景象娓娓道來:天空掠過鴿哨,鐘鼓樓佇立在往事的風雨中,京韻大鼓的曲調在京畿一帶膾炙人口,戲曲打擊樂凝結著中國人的“精氣神”……

“走出去”到底給誰看當晚的演出結束後,擁有百年曆史的圖盧茲穀物廣場音樂廳沸騰了。一向冷靜拘謹的南法觀眾起立鼓掌,近四分鐘的謝幕後,盛情難卻的譚利華和樂團加演了一曲《北京喜訊到邊寨》。離開劇場時,譚利華又在後門“遭遇”了很多排隊等待簽名的觀眾,這些觀眾里,80%以上都是自掏腰包買票的當地居民。

與圖盧茲國家管弦樂團的這場音樂會,提供了另一種“走出去”的思路。一般來說,推廣中國作品的方式不外乎巡演和發行唱片兩種,譚利華就曾帶著北京交響樂團七次赴歐洲演出,每場音樂會都安排半場中國曲目,樂團還和著名的古典廠牌EMI合作錄製了唱片。但相較之下,譚利華髮現,對外國觀眾來說,始終是本土樂團的親和力更強,“讓圖盧茲國家管弦樂團這樣的名團演奏一整場中國作品,影響力還是要大很多。”

帶哪些中國作品“走出去”10月23日,譚利華乘坐飛機到達法國南部城市圖盧茲。一進機場大樓,即將上演的“中國之夜”音樂會海報迎面而來。有過太多次國外巡演經歷的譚利華敏銳地感覺到,等待著他的是一場不同尋常的演出。

桂林机长吊销执照孙杨听证会时间刘传健成空客规范蔡依林阿信跳舞乒乓球团体开门红中参与圣母院修复肖战杨紫杀青照悬赏20万追嫌疑人店主辟邪扎死工人支付宝发布海外版伊利原董事长入狱造星公司造假写错字被老师打伤演员程思寒去世桂林机长吊销执照中参与圣母院修复河南商丘女生遇害中参与圣母院修复蔡依林阿信跳舞江西水库见底Facebook隐私泄露最大乐高乐园上海江西水库见底大鹏全国巡回唱渣四川女教师坠亡包贝尔欠债不还林青霞65岁庆生照写错字被老师打伤台湾黑帮帮主庆生中小学严控作业量